成立三年,国中创投成绩单曝光!一群创投“老兵”的新旅程

浏览:689次      发布时间:2019-01-08


       蛰伏近三年,深圳国中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国中创投”)开始迎来收获期:截至目前,基金已经有四个项目通过IPO、上市公司并购等方式实现退出,已退出的项目平均收益率达到了290.74%。其中,被投企业迈瑞医疗于10月16日成功登陆深交所,创下了创业板最大募资额。

 

       作为创投“国家队”,国中创投来头不容小觑:目前受托管理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总规模600亿元)的首只60亿元的实体基金——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深圳有限合伙)。据国中创投首席合伙人、CEO施安平介绍,该基金由中央财政出资并引导地方政府、国有及民营资本共同出资设立,是国内首只完全市场化运作的国家级政府引导基金

08.jpg

                                  国中创投首席合伙人、CEO施安平


        自2015年底成立以来,国中创投一直在创投圈保持极高的活跃度。截止至20181130日,基金总共投资了105个项目,投资金额超过29.62亿元人民币,涉及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互联网、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等多个行业。肩负着不凡的使命,国中创投开启了政府引导基金的一次特色尝试。

 

       而施安平的目标很清晰,要将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深圳有限合伙)打造成为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地方实体基金的典范。

 

从深创投到国中创投:创投“老兵”的新旅程

 

       2015年9月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

 

        按照当时的会议决定,中央财政通过整合资金出资150亿元,创新机制发挥杠杆作用和乘数效应,吸引民营和国有企业、金融机构、地方政府等共同参与,建立总规模为600亿元的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通过设立母基金、直投基金等,用市场化的办法,重点支持种子期、初创期成长型中小企业发展。


       “到了123日,国务院召集五个相关部委,成立了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理事会,正式启动筹备这支基金。”施安平回忆,当时明确了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首期60亿元,市场化选择管理人,全社会竞聘。

 

       这是国家中央财政第一次直接扮演LP的角色,意义非比寻常。

 

     “这说明国家高度重视这只基金的设立和运作,”施安平说,当时深圳市政府也非常重视,希望这只基金能够注册在深圳,“深圳是创新之城,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这一次也不应该落后他人”。于是,在市政府的支持下,深创投开始了筹备工作。

 

       2015年底,经过公开投标、层层选拔,深创投与基金核心管理团队组成的候选管理人中标成为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首期直投基金管理人。需要强调的是,国中创投核心管理团队以深创投组织挑选的优秀管理人员、以及通过市场化招聘吸引的一批专业从事股权投资的优秀从业人士为核心人员,并由原深创投集团副总裁施安平博士出任首席合伙人、CEO。

09.jpg

       施安平感慨,团队从成立之初就展现了高效的工作节奏,“2015年12月18日,国中创投中标。短短一周后的12月25日,我们就注册了这只基金。到了2016年1月29日,国务院在深圳召开成立大会,宣布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首支实体基金正式成立。”

 

“国中模式”:

肩负社会责任,政府引导基金的一次特色尝试

 

       自诞生以来,国中创投一直备受外界关注。作为“掌舵者”,施安平的压力更是可想而知。

 

     “国中要怎么投?”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施安平的脑海。对此,他分析了国内外各种风险投资机构,总结出了两个维度。

 

       第一个维度,从资金性质上,VC机构分为外资和人民币两种。外资VC的特点是对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预见性比较好;而内资是以深创投为代表的本土机构,接地气,本土资源好,跟本土的企业家沟通顺畅,好交朋友”。第二个维度,基金的性质分国有和民营性质,它们的区别主要体现在,国有基金较为规范,制度健全;而民营机构打法灵活,效率高。

 

       经过思考,施安平决定要打造一家全新的VC机构——做到两个结合,即是把外资的预见性与内资的本土化有效地结合起来;把国有投资机构内部规范化和民营投资机构的高效灵活结合起来,从而形成独特的“国中模式”。

 

       施安平说,国中创投受托管理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属于政府引导基金。“国家成立这支基金的目的是希望把过去财政资金补贴产业的方法做市场化调整,具体形式是政府出一部分资本,向社会再募集一部分资本,利用市场化专业团队的能力,用股权形式投给有价值的中小型企业,从而实现产业引导。

 

       不过,尽管政府引导基金成立初衷有一定的政策导向,但运营过程中依然面临着商业化或同类基金的竞争。因此,施安平认为,这只基金不能不挣钱,而是在满足政府产业导向基础上去实现充分商业化。

 

       近年来,政府引导基金如雨后春笋快速发展。最新数据显示,仅2018上半年,国内共成立1171只政府引导基金,总目标规模达58546亿元。面对这个新生事物,一些乱象似乎在所难免。作为行业的见证者,施安平希望“国中模式”为中国的政府引导基金走出一条特色之路。

 

收获首个IPO案例背后:

关注三大方向,坚持“四不”原则

 

       施安平介绍,目前国中创投主要集中在三个大方向,一个是TMT;第二个是生物医药大健康;第三个是硬科技,这些硬科技里面包括新材料、新能源、先进制造、芯片,当然也包含现在风口上的人工智能等等。

 

     “研究先行、投研结合”是国中创投重要的投资理念。自成立以来,国中创投通过产业链深度研究来指导投资,聚焦战略新兴产业的投资机会。

 

       施安平以汽车产业为例介绍,目前国中创投在自动驾驶产业投资了多家优质企业,包括融合决策、视觉传感器、毫米波雷达、高精度GPS、车载语音识别、车载HUD等领域;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先后布局了新能源汽车电机、电池、充电桩等产业链上下游项目,初步搭建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框架。

 

       谈及创投圈的“风口”现象,施安平表示,国中创投有“四不”原则——不追风、不搭车、不着急、不眼红,坚持以价值投资为金标尺。他直言,创投圈有些创业者,当O2O热的时候去做O2O,人工智能热了又去做人工智能,今年区块链火起来,又看到他去创业做区块链,这种运动员式的创业者一定要警惕。

 

       国中创投核心管理团队均具有十年以上专业股权投资管理经验。过去三年,这群阅历丰富的创投“老兵”,凭借着成熟的投资逻辑,发掘了一个个优质的项目,带领国中创投走向收获期。

 

        据了解,中锂新材是基金投资的第一个项目,在持有一年多之后,上市公司长园集团完成了对中锂新材的并购,国中创投投资收益率为400%。而斯诺实业,也在国中创投完成投资后被上市公司国民技术并购,投资收益率为637.5%。还有美联教育,国中创投于2016年7月19日完成投资,两年后完成了股权转让,投资收益率为198%。

 

       其中,国中创投最为外界关注的案例是迈瑞医疗。2016年3月,迈瑞医疗以33亿美元完成私有化从纽约证券交易所退市,走上回归国内资本市场的道路。恰逢此时,国中创投所管理的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首支实体基金正式开始运营,迈瑞医疗与基金的投资方向、投资理念高度匹配,投资团队对迈瑞医疗的上市进程也给予了高度关注,并以敏锐的目光、迅速的决策完成了对迈瑞医疗的投资,成为国中创投在高端医疗器械领域的一个重要布局。

 

       2018年10月16日,迈瑞医疗成功登陆创业板,成为国中创投及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首个IPO案例。

 

担忧创投圈:

估值过高,基金不挣钱,LP不玩了

 

       过去二十年,施安平见证了中国创投行业的起起落落。

 

       2018上半年,一级市场估值攀升,已成为了投资人不可承受之重。谈及此现象,施安平很忧心——在这样浮躁的氛围下,创业者容易心态失衡,本来可以正常发展的企业,结果拔苗助长,提前透支了生命。

 

     “企业所处哪个阶段,估值都有着一个客观的标准,一个明明A轮的企业,却要了B轮甚至C轮的钱,提前把生命透支,后边没人敢接了。这对于一个爬坡阶段的创业公司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没有持续的融资,企业就没有现金流,就意味着死亡。”

 

        施安平很不解,现在大家都在抢风口的项目,竟然出现了很多天使阶段就敢估值几个亿、十个亿的“明星企业”。“算起来,我从事这个行业接近20年,参与决策的项目也有600多个,深知创业和投资都有它们内在的规律。”

 

       他直言,近两年看到一批无知无畏的投资人,无论估值多高都敢投,这让人担忧。

 

     “风险投资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以股权的形式投进去,让它增值,最后退出,从而形成一个闭环。如果最后基金不挣钱,或者LP利益没有得到最后的保障,那么等到你再次募资的时候,LP就不会再跟你玩了。”

 

       施安平提醒,如果市场上大量的LP都上吃过这种亏,那么问题就很严重了——“到最后,没有‘金主’愿意参与这个行业,整个创投行业就毁了”。



分享到:
返回列表 >